这几年我与姚基金走访了很多中西部贫